绿字的研究,在古神的土地上,最早的顾

北京专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http://www.jk100f.com/m/

年11月的《年比顿圣诞年刊》,一篇名为《血字的研究》被最早发表,在这个由26岁的开业医生第一次产生写作的作品中,那个日后大名鼎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侦探就此诞生,以记述下他的破案经历的华生医生为视角,我们一步步看到福尔摩斯如何抽丝剥茧,解决众多案件,并成为全世界最著名,最杰出的侦探。

夏洛克福尔摩斯

而在这位大侦探出名以后,一位著名的作者尼尔盖曼(作品有《美国众神》)满心有趣的打算写一个同人作品,于是他动笔,而这部作品被命名为《绿字的研究》,一眼便可以看出对原作的有趣致敬与反转。

(含有严重剧透)

绿字的研究

故事的开局,首先是这么一段话。

在刚刚结束的欧洲大巡演中,海滨剧团曾在诸国君王御前献艺。喜剧与悲剧的融合,华美而生动的表演,为他们赢得了来自皇室的掌声与喝彩。如今,这家享誉欧洲的剧团终于来到了德鲁里街的“皇家宫廷”剧院。他们将于四月在此举办一次短期演出,剧目包括《我一模一样的兄弟汤姆!》、《卖紫罗兰的小女孩》和《“古神”降临》(一出恢弘壮美的史诗剧);全本大戏!门票现已开始出售!   我相信,它巨大无比。它是潜藏于万物之下的庞然大物,是幽深黑暗的梦魇。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付诸文字后便显得荒唐可笑。请原谅,我不是个长于文字之人。那时,我正在寻找住处……

随后,故事告诉我们一位从阿富汗战争归来的战士在寻找住处的时候遇到一个怪人,医院的化验室里,由熟人介绍他们两个做同居房客来分摊房租,而这个怪人只凭蛛丝马迹便一口猜出他的来历,这让我们的战士很是惊讶。

“不算什么。”这个穿着试验室白色长袍的怪人说道。后来他成了我的朋友。“从你端着手臂的姿势,我能看出你曾经受过伤,而且是非常特别的伤。另外,你肤色黝黑,又有一副军人派头。考虑到你肩膀的特别伤势和阿富汗穴居人的传统,在帝国的广大领地中,很少有其他什么地方会令一名军人饱受日晒和折磨之苦。”

“我”在战争受到了可怕的影响,遭遇了可怕的事,因此夜晚有时会尖叫,而这位穿着白色长袍的人眨眼间叽叽喳喳说出了自己更多的缺点,让“我”哑然失笑,我们彼此握手,成功成为合租的伙伴。(以下所有的我都指代文中的阿富汗的战士)

成为合租伙伴后,“我”发现我的伙伴经常有很多人来拜访他,这时候“我”就会为他们空出房间,因此在时间的累积下,我对我伙伴的工作越来越抱有非常浓重的好奇心,一天的早饭时间,的伙伴仿佛预言一般说自己四分钟后,不久就会来一位客人,因此吩咐房东太太多做一份早餐,我再也忍不住,好奇的问伙伴为何会知道。

高智商的伙伴微微一笑,眨眼就说出一系列推理,等他说的差不多,看看怀表,正好外面的楼梯出现脚步声,一位名叫雷斯垂德大步走进来。

他显然外表疲累,而且面色苍白,果真也没有吃早饭。高智商的伙伴说道“看来是有一件有关国体的案件了!”而雷斯垂德认同了这句话,却在暗示要不要私下交流一会,我识相地知道这是在暗示我,想要表示如果麻烦的话自己就离开一会,但高智商伙伴毫不在意地表示“两个人的智慧比一个人好。”因此我坐下来听他们两个人谈话。

fgo中的福尔摩斯

雷斯垂德还坐卧不安的遮遮掩掩的说,却被侦探直接指出我们接下来得干净到现场(他把现场的名字说出来了),雷斯垂德气愤地说“好家伙,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该这么捉弄我,你该感到羞……”结果侦探打断了他说是自己推理出来的,还把推理过程说了一遍,雷斯垂德顿时气焰没了。

侦探与我坐着马车去现场的贫民窟,而雷斯垂德因为要用自己的马车所以与我们分开,在去的时候,我还不安的说“我真的可以同行吗?”侦探却丝毫不怀疑这个事实,坦然的说;

我的朋友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有种感觉,”

  他说,“觉得我们注定要在一起。我们共同奋力拼博,肩并肩,手挽手,无论过去还是将来。这种感觉我也说不清。我是个理性的人,但也知道一个好同伴的价值。自与你相识的那一刻起,我就相信你,一如相信我自己。所以我希望你能一起去。”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嘟囔了一些不知所云的话。   我从阿富汗回来以后,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价值的。

随后是第二章,第二章的开头,出现了和《科学怪人》有关的新闻,最新电流疗法。

广告播完,我们已经来到犯罪现场,这里也揭示了为什么是绿字的研究——因为死者受到严重伤害的尸体,喷射出去的是绿色的血液,而在壁纸上,朋友发现了一个用绿色血液写成的单词“Rachel”。

雷斯垂德想针对单词说什么,却被侦探直接打断,说这具尸体无论是肢体数量还是血液,很明显是皇室成员(皇室成员是怪物),现场场面他们交流的时候,我都快吐了,侦探发现了我这个状况后,提出散步。散步很安静,过了一会,侦探还说你是不是没见过欧洲的皇室成员(暗示欧洲的皇室成员都是怪物)

散着步的时候,一辆皇室的马车出现在前面,侦探好像早有预料的一样舒服地坐上去。很快我们到达皇宫,而我拿出硬币,看着上面的女王头像,想到自己以前是一位神枪手,如今自己的手甚至拿不稳枪。

第三章,皇宫。开局又是一个广告,这次的广告则是与《化身博士》中的杰基尔博士有关。

在进入皇宫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女王的配偶阿尔伯特王子,王子毫无疑问是个普通人,凡夫俗子,交流几句后,我们被宣进门中,黑暗之处,女王所在之地。

原文如此记载。

接着,大门打开了,我们被宣进黑暗之中,女王所在之地。‘

她被称作维多利亚③,是因为她在七百年前的战争中击败了我们;她也被称作格洛里亚娜,因为她荣耀尊崇;她被称作女王,因为人类的口舌无法直唤其真名。她身形宏大,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大,盘踞在黑暗的幽影中,凝视着我们,一动不动。

     “确实如此,陛下。”我的朋友说。   一个触手朝我伸过来。丧——前。   我想要行走,但双腿却不听使唤。   我的朋友解救了我。他挽住我的手臂,扶我走向女王陛下。   尔等不必惧怕。有能力。好助手。这就是我听到的。她的声音甜润低沉,夹杂着遥远的嗡鸣声。她展开触手,碰到我的肩膀。

  一瞬间,前所未有的痛苦席卷了我;但那只持续了短暂的一瞬。紧接着,舒适感取代了痛楚,充盈全身。我能感觉到肩部的肌肉舒展开来。这是自我从阿富汗回来后,第一次察觉不到肉体上的痛苦。

英国女王是个怪物,之后侦探与女王进行交流,用思想交流,因此我只能听见侦探大声说话“是的......根据脚印,昨晚除了你的侄子外还有两个人......我明白......我相信如此......”

之后我们回家的时候彼此一言不发,而等我洗漱的时候,才发现在战争时候留下的伤痕已经消失,而被淡红的嫩肉取代。

第四章,演出。开局是和吸血鬼德古拉伯爵有关的放血疗法广告。

这几天内,我的侦探同伴屡屡变装,前往四处调查,终于有一天,他似乎找到了什么线索,邀请我一起去剧院欣赏看戏。

演出的一共有三幕剧,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剧是历史剧,而这为我们揭开了这个世界观的重要设定......

原文如下。

最后一出戏是一幕激动人心的历史剧:距今七百年前的故事。整个剧团的演员扮演一个海边渔村的居民。他们看到巨大的形体自远方海面升起。英雄欢呼雀跃地向村民宣布,如预言所示,“古神”已然到来;自瑞雷城,自幽暗的卡考萨城,自朗戈之原④,自这些他们沉睡、等待、度过漫长死亡光阴的地方,回到我们的世界。那个丑角以为其他的村民是因为吃了太多的馅饼,喝了太多淡啤酒,才空想出这些幻影。      在高潮部分,英雄用他的十字架把那个祭司抽打至死,然后就开始准备迎接“古神”的降临。女英雄则开始吟唱婉转动人的圣歌。   此时,在神奇的灯光特效下,我们仿佛看到“古神”的身影掠过舞台后面的天空:“不列颠女王”、“埃及黑尊者”(他的身形和凡人差不多),接着是“上古山羊”、“万众之父”、“华夏全境之帝”、“圣权沙皇”、“总统新大陆者”、“南极永冻地的白女士”①,以及其他诸神。   每当一个巨影划过或是出现在舞台背景上,剧院里每个人的喉咙中,都情不自禁地吐出一个强音——“啊!”直到连空气都仿佛随之震动起来。月亮开始在背景天空中升起,到最高点时,最后一个神奇的特效出现了:和古代传说中的一样,苍白泛黄的月亮刹那间变成了今夜天空中舒适宜人的红宝石。   

原来在《绿字的研究》世界中,整个世界已经被古神占领,怪不得英国女王会是一个有着触手的怪物样貌的生物。而除此以外,还有所谓的“不列颠女王”、“埃及黑尊者”,“上古山羊”、“万众之父”、“华夏全境之帝”、“圣权沙皇”、“总统新大陆者”、“南极永冻地的白女士”......

剧目结束后,侦探带着我去后台,找到演员弗尼特,这个时候的侦探摇身一变成为新大陆的戏剧经纪人,而文中也第一次揭示出我的名字“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塞巴斯蒂安先生“,侦探想要问剧作者的名字,但演员不想透露。这时候侦探想要抽烟斗,却发现忘带烟丝,于是演员主动拿出自己的烟丝。

一阵吞云吐雾加吹牛皮,俨然就是一幅和谐融洽的模样。之后离开剧院,侦探对我说出如果“那个瘸医生能把他带到我面前就好了”显然侦探的大脑已经出现了很多我一头雾水的东西,这个时候侦探才对我说起他的一些想法。

我的朋友哼了一声,说:“这是我给他起的诨号。这很明显,从鞋印和其他很多地方都能看出。当我检查王子尸体时,就知道那晚房间里曾有过两个人:一个高个儿——如果没猜错的话,此人我们刚刚见过——另一个身材矮些,还有点儿瘸,就是他用专业手法把王子解剖的,这说明他学过医术。”   “医生?”

  “没错。我很遗憾这是真的,根据我的经验,一名医生如果成为罪犯,将比最残暴的凶徒更阴狠,更黑暗……”在我们剩下的旅程中,他的心情一直低沉悒郁。马车在街边停下。

第五章,皮与核。

开局揭露的信息是,在这个古神存在的世界,有些对古神不是抱有太大的善意与崇敬。

“已经太迟了。”我的朋友说,“复旧党人认为,‘古神’降临并非世人皆知的那样,是天降福音。他们是些无政府主义者,意图让世界退回旧轨——让人类可以控制自己的命运,按自己的意志行事。”

而这种人就是杀死那个绿色血液女王侄子的人。这时候突然外面来了敲门声,侦探说;“我们的猎物来了,小心点!”但进来的却是一个阿拉伯小孩,他给众人送了一封信,一个抽烟斗的人让他送的。

以下为信的全部分。

亲爱的先生:   我不想称呼您为亨利·坎伯利,因为这个名字并不属于您。我很惊讶您没有吐露真名,那是个好名字,是个给您带来荣誉的名字。我曾读过许多有关您的报纸——所有我能找到的都看了。实际上,两年前看过您发表在《小行星的运动①》上的那篇文章后,我还曾有幸就一些超乎常人想像的理论问题和您通信做过探讨。   我很高兴昨晚能遇见您。在此,我想给您几点建议,以便让您在日后的工作中能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首先,一个抽烟斗的人确实有可能会在衣袋里放着一枝从未用过的、商标崭新的烟斗,而且还没带烟丝,但这种几率实在太小了——小得如同一个剧团经纪人居然对巡回演出的报酬惯例毫无概念一样。而且,他的同伴还是个沉默寡言的退伍军官(服役于阿富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顺便提一下,您关于伦敦街道中耳目众多的判断是正确的,所以您日后最好不要随便上您找到的头一辆马车。车夫也有耳朵,如果他们想用的话。您还有一个猜测也是正确的:确实是我将那个杂种怪物带到岸沟区公寓去的。希望这段叙述对您有所帮助。我了解到他的一些消遣嗜好,便对他说,我可以给他提供一个女孩,刚从康沃尔的一所修道院诱拐出来的女孩,从没见过男人。只有这样的女子才会忍受他的碰触、他的容貌,并与他共赴巫山。   如果这个女孩真的存在,他定会尽情享用她的肉体,就像吸吮成熟的桃子那鲜美多汁的果肉一样,最后只剩下皮与核。我曾见过他们做这种事。我曾经见过他们其他的一些行径,比这还要可怕得多。难道我们要为和平或繁荣付出这样的代价吗?我不这么认为,它太过高昂。   我亲爱的医生朋友也持有同样的信念。关于剧本的部分我没有说谎,他是很有些取悦观众的手段的。   当然,在屋中等着我和那个怪物的,也正是他,以及他的刀。我将这封信寄给您,并不想表达“想抓我就来吧”之类的嘲弄。因为我们——可敬的医生,还有我——都已离去,您不会再找到我们。不过我想告诉您,我感觉很好。虽然这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我仿佛找到了一位优秀的对手,远比那些从地狱而来的恶魔优秀得多。   另外,我恐怕海滨剧团得去找个新团长了。   我不想以弗尼特作为签名,除非“狩猎”结束,世界重回旧轨,我都希望您仅将我视作:Rache   

之后虽然警方立刻组织封锁道路与追捕,但犯人终究没有抓到。到之后一段时间,虽然得到了那个瘸子医生的消息,但对于那个烟斗客却还是一无所知。

只是根据一些不确定的证据,认定他名叫约翰(或者詹姆斯)·华生①,是个退伍军医。有趣的是,根据调查,他也曾在阿富汗服役。我很想知道我们是否曾经相遇。

故事到此截止,到了结尾,我们明白了。文中主视角的侦探与我是莫里亚蒂与他的神枪手助手塞巴斯蒂安,而犯罪的人才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和华生医生。

ps;游戏fgo明显对这个小说有所借鉴,可以从异闻带之王的相似中看出一二,而fgo也带有克苏鲁元素。

ps;本文所有原文翻译来自网络,译者;马骁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aoshidais.com/jlxz/11815.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