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老汉坚持饲养山中怪鸟,专家看后说

山西运城,郭存锁如同往日一样天不见亮就起床开始准备饲料了,还在暖和被子里的妻子看着老伴佝偻的背影忍不住说到:“你再睡会儿吧,晚点去喂又饿不死那些怪鸟。”

郭存锁

年纪大了,睡眠也浅了。起床已经尽量轻手轻脚的郭存锁,听到妻子的话语就如同被班主任抓到做小动作的学生,嘿嘿地笑着不做回答。

那么让郭存锁日日早起挂念,被妻子称为怪鸟的到底是什么呢?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山西老汉和他的“凤凰”们的故事。

族群扩大,面临刑罚

穿好衣服的郭存锁将卧室的门掩盖好后走向了自己的后院,似乎是嗅到了郭存锁身上气味,亦或者是听到了郭存锁的脚步声,只见后院的圈舍里忽然吵闹了起来,一个个五彩缤纷如同鹦鹉的怪鸟一步步走向圈舍中心,长长的尾羽因为激动而支楞起来,就如同一个个准备上战场的长矛战士。

郭存锁

“都有,都有,别急别抢。”郭存锁一边将玉米粒和米粒混合的饲料撒向地面,一边笑呵呵地和“怪鸟”们交流起来。

饲料均匀的撒了出去,郭存锁放下饲料盆后,慢悠悠的从怀里掏出烟杆依着圈舍抽了起来,作为从小在山上放羊的羊倌,郭存锁以前最爱的就是一边在山上放羊一边找个空地坐着抽烟看山下的风景。

那时候的郭存锁很惬意,但是心里也有着一丝担忧,担忧自己以后老了没办法再放羊了,也没体力来爬山了,到那时候坐在家里抽烟怎么想都是那么的没滋味。

郭存锁

所谓走一步算一步,那时候的郭存锁舍不得山,舍不得羊群,上天也似乎听到了郭存锁心里的担忧,居然在郭存锁年老后给郭存锁换了一批“羊群”。

这批“羊群”正是此时后院里的“怪鸟”们,年的时候,郭存锁从山上背了三只“怪鸟”下山,在郭存锁的悉心照料下,三只怪鸟逐渐变成了六只,六只又变成了十二只,四年过去了,后院圈舍里的“怪鸟”已经达到了40只。

刚开始只有几只时村里的人其实都不知道,慢慢的怪鸟只数多了,街坊邻里也渐渐传开了,说郭存锁在山上遇到了凤凰,如今凤凰眷顾郭家,在郭家常驻了。

传的人越来越多,郭存锁在乡里出了名,乡里感兴趣的男女老少只要有时间都要来看看凤凰,刚开始乡里的一些人还不信,但真正到圈舍看过之后没人不赞叹一声漂亮。

有些人更是想要讨几只回家喂喂,但都被郭存锁老人一一拒绝了,毕竟四年的喂养早就喂出了感情,如果送出去,还不知道这些“凤凰”会面临什么事情。

一直坚持不送不卖的郭存锁,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喂养着“凤凰”,如果说郭存锁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是什么,那一定是喂养“凤凰”的时候,但如果要说最最开心的时刻,那就是在“凤凰窝”里摸出“凤凰蛋”的时候。

郭存锁

作为凤凰的“监护人”,郭存锁对于“凤凰蛋”的培育非常了解,在22天的孵化期里,郭存锁会把“雌凤凰”的餐标提高,喂养的饲料也更多以甲虫蠕虫等优质蛋白质为主。

郭存锁夫妇享受着平静的时光,住在山脚下一辈子务农的二人经济来源很是单一,自从“凤凰”到了家里后,二人的经济也有了不小的压力,可即便如此,郭存锁也没想过售卖或者放弃喂养,二人省吃俭用也要保证“凤凰”的一日三餐。

但在一次所谓的“爱鸟协会”人士上门参观时,二老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在郭存锁陪伴参观期间,一群打扮如同游客的人自称是爱鸟协会的,但在参观完后,这几人居然没有离开的打算。正在郭存锁夫妇二人疑惑之时,这几个爱鸟协会人士给郭存锁介绍起了几人的真实身份——山西林业局的工作人员。

“你有卖出去过吗?”

“没有,我们没有卖过一只。”

“那有食用吗?”

“你这年轻人说话真是可笑,我们看他们是个生命,省吃俭用都要保证他们的饲料,怎么舍得吃!”

林业局的人越问,郭存锁老人的心情越是激动,要知道郭存锁对“凤凰”的喜爱不亚于爱自己的孩子,林业局工作人员的盘问似乎把他当作了唯利是图的人。

就在场面有些对立之时,林业局的工作人员给郭存锁夫妇二人讲诉了原因,并且还告诉二老,他们可能会面对刑罚。

重点保护,红腹锦鸡

“判刑?”郭存锁的老伴一下子吓白了脸,她在看到了眼前几个人的工作证件后,她知道公职人员不会无中生有地吓他们,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对,你们称呼为凤凰的这些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腹锦鸡。”看着面色惨白的郭存锁夫妇,林业局的工作人员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在几人的接触下,郭存锁夫妇并不是那种知法犯法的盗猎者,他们语气温和的对郭存锁二人做出了解释。

“但我们没有伤害过它们,它们对我而言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没什么文化的郭存锁满脸惊讶地解释到。

“小同志,我没什么文化,但是我决不是伤天害理做违法事情的人,乡里的乡亲都能为我作证的。”

郭存锁

“你们二老别急,你们先继续喂养,我们回去请示一下领导,看到时候怎么处理这四十只红腹锦鸡。”林业局的人在逐个把郭存锁家里的红腹锦鸡做了记录后离开了郭家,郭存锁夫妇二人还是有些不信,他们感觉林业局的人有些夸大,同时也担心是不是遇上了诈骗,故意吓唬他们二人的。

郭存锁夫妇二人的疑问再次得到了解答,在找到乡里年轻人查询红腹锦鸡的相关信息后,二人彻底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红腹锦鸡的介绍里,清楚的写着于年红腹锦鸡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明确禁止个人捕猎及饲养。

“郭存锁!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这下可怎么办呀?”郭存锁的妻子哭出了声,慌乱之中难免有些怪罪丈夫。

“哭什么!我们一没杀它们,二没卖给别人,当年我在山上放羊的时候那三只饿的叫唤,后面我每次上山都给他们带麦子,我问心无愧,就算知道要被抓起来我也要救助他们。”

郭存锁也有些忐忑,但正如他说的,当年遇到三只红腹锦鸡的时候,还是在山上放羊之时,那时候如果他不去救,别说后来的四十只了,这四十只的父母早就死在荒山上了。

说完话的郭存锁没有再去和老伴争辩,拿上烟杆默默的一个人走向了后院,还是在那个喂食的老地方,郭存锁缓缓地点燃了烟斗。似乎是感应到了郭存锁心中的情绪,圈舍里的“凤凰”们也没了往日的吵闹。

郭存锁

“凤凰们”轻声地唧唧叫着向郭存锁靠近,似乎在感谢着恩人,安慰着恩人,这一夜躺在床上的郭存锁一夜没睡,过往的回忆和昔日的相依都涌向了心中。

救助动物,获得特批

林业局人员走后第二天一大早,山西运城相关单位和专家来到了郭存锁家里,他们此行的目的不是来收缴郭存锁老人的心肝宝贝,而是来再次实地探访一下,更是为了考察郭存锁老人是否具备养殖资格.

郭存锁

相比送到救助站和动物园而言,一直悉心照顾红腹锦鸡的郭存锁老人不仅懂照顾,还对红腹锦鸡具备极强的责任心和爱心。

大家围坐在院子里,看着事情还有回环的余地,郭存锁老人可谓是喜上眉梢,前一晚的郁闷和阴霾都消失了,怀着忐忑的心,郭存锁给林业局和野生动物专家讲起了自己和红腹锦鸡的相遇相伴。

年,作为羊倌的郭存锁老人将羊带上山后就在老地方抽起烟来,说来也奇怪,郭存锁听到了几声唧唧的叫声,刚开始他还不在意,可慢慢的他总感觉声音越来越近,而且心底里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

郭存锁

郭存锁老人回过头去一看,这可不得了,三只头顶黄羽的小鸟在他背后的树上站着,这三个小东西身上的颜色异常丰富,胸脯处呈朱砂红,红色延伸到脚上时颜色不断加深,就如同被附上了阴影效果。

再看颈部,如同翡翠般的绿色成横条装饰着左右两侧的脖颈,在众多配色里是最为深沉的,到了双翅的位置,翡翠绿又渐渐变为了蓝紫色,双翅一震动起来显得极为灵动立体。

这三个小家伙的出现让郭存锁摒住了呼吸,在山上放羊数十年的他,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精灵,站在树上的动物高高地昂起脖颈,配合着天空的蓝天白云,深刻的印在了郭存锁的脑海里,郭存锁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遇到了凤凰。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细细观赏的郭存锁却有了不一样的发现,他看见这三个动物都显得有些瘦弱,一直叽叽咕咕叫着的它们明显找不到什么东西吃。

说来也是,毕竟随着村里的年轻人离开村里到大城市,以前还有人耕种的山渐渐荒了,如今杂草遍布,只有放羊时才会上来,羊群刨土觅食让这三个家伙断了粮。

郭存锁

郭存锁自从见了这三个生灵第二天开始,他就开始在怀里装了一把生米,虽然刚开始投喂时这三个小家伙很是警惕,只有当郭存锁离开后他们才会上去捡食,但日积月累下来郭存锁和这三个动物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慢慢的这三个生灵也不再惧怕郭存锁。

可好景不长,本就年老的郭存锁突发了腿疾,在乡里乡亲和自己妻子的劝解下,他也接受了自己再无法放羊的现实,做不了羊倌了自然有些沮丧,但最让郭存锁挂念的还是山上那三只“凤凰”。

郭存锁

世间的相遇都讲求一个缘分,世间的相伴也同样。郭存锁的腿脚虽然剧痛难忍,但他还是决心最后一次上山去看看他和三个小家伙的缘分,背着背篓的他带着一把麦子上了山。如同往常一样,三只小家伙早早地等待在了老位置。

“我腿脚不方便了,之后就不上山了,我带了背篓,如果你们愿意就跟我一起下山,我照顾你们。如果不愿意,你们也要好好地生活下去。”郭存锁念叨完这句话后自己不禁笑了笑,但立刻又变得万分悲伤,这次的别离可能就是一辈子了。

三个小家伙还是叽叽咕咕地叫着,就当郭存锁准备背着背篓下山时,三只小家伙纷纷来到了背篓里,这一刻无声胜有声,也正是在那一刻,郭存锁决定要好好照顾这三个“凤凰”,决不辜负它们对自己的信任。

听完郭存锁老人和红腹锦鸡的相遇相伴,到场的专家们都感慨连连。作为研究红腹锦鸡的他们清楚,红腹锦鸡生性非常胆小,没有长时间的相处和照顾,他们不会如此相信人类,更别说吃人类投喂的食物了,红腹锦鸡如此信任郭存锁老人,说明郭存锁从未想过抓捕或者诱捕他们。

“郭老爷子,如果我们给你申请养殖批准,您愿意继续养他们吗?”专家组的负责人向郭存锁发出了疑问。

“当然愿意!我和我老伴都喜欢的不得了,它们也认人,每次喂东西,它们只认我和我老伴给的。”郭存锁听出了回寰的余地,他激动地给专家做起了保证,把胸脯拍得响响的。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年郭存锁老人获得了红腹锦鸡的养殖特批,条件是需要对每只红腹锦鸡进行身份登记,相关部门会不定期检查数量和健康情况。

如今郭存锁老人和红腹锦鸡们依旧生活在一起,为了分担养殖经济压力,相关部门允许郭存锁开办农家乐,为那些喜爱红腹锦鸡的摄影爱好者和动物爱好者提供了参观渠道,同时也为郭存锁老人提供了一项经济来源。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aoshidais.com/bxyz/11828.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